关注瓦亭白钥资讯微博:
网站首页 > 综合 > 归义军杂谈:杀死张淮深(中)

归义军杂谈:杀死张淮深(中)

2019-10-17 13:06:03 来源:瓦亭白钥资讯 作者:匿名 阅读:4532次

这篇文章是历史事件的独家原稿。未经授权严禁复制。

|桂一军杂谈/周四更新/竹鼠(写作)|

上一期我们排除了索洪杀死张怀深的可能性(与叛军对话:杀死张淮沈(一)),也就是说,我们排除了不同内部力量杀死张怀深的可能性。

因此,由于反叛政权内部的嫌疑人暂时被认定不是杀人犯,杀害张淮家族的嫌疑自然转移到了反叛分子的外部势力。

在与叛军有联系的几支外部势力中,似乎只有一支最有可能、最有动机、最强大的力量去杀死张怀深——长安城的大唐朝廷。

那么唐廷谋被杀的动机是什么,或者也许是强迫张淮·沈和他的家人死去?

动机应该从现在大家都知道的一件事开始:从张艺超时代开始,我们的使者——归义军——一个巩固在河西走廊的小政权,第一次与唐朝政府和平相处。

张怀深的父亲,张艺超的哥哥张覃逸,被扣为人质,最终死于长安。此后,即使是沙州州长张艺超本人,在进入朝鲜后也回到了长安,只留下张淮申毅支持被敌人包围的国家。严格来说,造反派政权的走向已经被长安法制控制了一段时间,这足以引起新造反派首领张怀深的不满。

不仅如此,张淮接管叛军后,他与唐婷的关系始终处于矛盾状态:

公元867年,也就是在西安同城的八年,由于在朝鲜政府被扣为人质的张覃逸死于长安,叛军首领张一超本人选择亲自进入朝鲜政府,并命令张淮在离开前代表他保卫叛军政府统治下的土地。根据这一原则,由桂一军节度使亲自任命的张怀深应该加上桂一军节度使留侯的头衔,以便自然地接受张一超的权威。虽然张淮·沈是自己做的:张艺超离开后不久,他声称“让吉杰沙县令担任起义军总督,并将紫金鱼袋交给关英田将军和其他守卫肖伟的指挥官”。

桂一军第一主帅张一超

但这次他留下来了,就像张艺超的河西时代一样,实际上是他自己搞砸了...

另一方面,长安的唐朝稳稳地坐着,但它不承认张淮对一连串头衔的自我主张。大唐朝廷坚持“一会儿不认,一会儿不认,一会儿不认”的严肃态度。这突然将张怀深在官方记录中的地位拉低了几个级别。直到两年后,也就是西安通的十年后,朝廷官员才承认张淮-沈仍是“河西道沙沙州军事长兼刺史”,比他低几个级别。

鉴于归义军正在沙州吃土,这个建议中增加程与增加程没有太大区别。地方实权只继承了他父亲的沙州省长头衔。可以说,当时张淮在叛军中的地位根本不相称。

不仅如此,唐朝朝廷对张怀深的一些要求也是到处设卡装聋作哑。

例如,在中、中期,归义军遇到了一个小棘手的问题:今年,张淮沈所辖河西走廊东部逐渐被回纥势力入侵,但当地少数民族和张淮沈无法控制,使得回纥骑兵经常在道路两旁伏击和抢劫。四年来,局势恶化到了中立的地步。赣州和凉州的局势逐渐失控。叛军很难有效控制这两个地方。

维吾尔语,还是维吾尔语

在这种情况下,张淮迫切需要一个我们这个时代的官方名称,以给自己一个强大的势头,从而更好地控制他的军事力量。

因此,从中和四年开始,张淮沈开始专门派使者到北京向唐朝求节日。前后共有三组信使为这件事奔波——但结果却令张淮深感失望。除了客观因素唐婷此时有点忙(唐朝正避免朱梅此时的混乱),唐婷本庭对此事确实缺乏兴趣。尽管沙州的使者使用贿赂、威胁、审问和其他手段,但朝廷中有权势的首相一直拖拖拉拉。

直到两三年后,公元888年(张淮去世前两年),朝廷的领导人才勉强给了张淮“沙州的我们的时代”的称号——这与张艺超的“归义的我们的时代”有很大的不同。

现在,如果你是张淮·沈,从他的角度来看唐朝的所作所为:在你控制起义军之前,你必须看着你的父亲去长安当人质。被迫忍受与父亲血肉分离的痛苦;他刚接手指挥起义军的重任时,没有得到唐朝廷的全力支持,甚至连他节约时间的名字也没有得到长安的认可,这必然会导致他上任初期的困难。遇到困难时,他三次向唐朝廷索要我们的时代使者称号,并赠送了无数珍宝,但朝廷又推了他两年,才授予他我们在沙洲的时代使者称号。你会有什么感觉?

是的,生气,那很生气。

红色圆圈是沙洲的地理位置

虽然张淮深深地面对着他的顶头上司大唐朝廷,不敢公然反抗,但他的内心已经对朝廷命令他无所事事感到不满。可以想象,他和大唐朝廷之间的矛盾可能比张一超和大唐朝廷之间的矛盾还要深。

这是唐朝朝廷谋杀张怀深的动机之一:由于起义军与朝廷的矛盾日益加深,也许在张淮的势力还相对较低的时候直接杀死张怀深更符合朝廷的利益,然后让与朝廷关系良好的其他人坐在上面。

此外,大唐朝廷杀害张淮沈还有一个更合理的动机:张淮沈是一个不受控制的军阀,他是一个可以战斗但有政治黑点的士兵。

“新唐书。《Xi宗吉》记载,甘福元年十二月,云南士兵造反入侵黎雅两州。唐朝命令河西、河东等地的军队入侵云南,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同一部《Xi宗吉》和《旧唐书》中还写道,在中和元年九月,杨富光等人率领河西、中武、翼城的军队驻兵练武,围攻占领长安的黄巢叛军。这些记录中的“河西军”被视为张淮的士兵,因为张一超等人自称是“河西节度使”。这也表明他们曾几次参军并为朝廷立下功勋——这表明河西士兵能够战斗,敢于战斗,他们的名声广为流传。

然而,河西军队似乎都是为国家而战的忠诚的大臣。政府为什么怀疑他们?这就引出了我们刚才提到的政治黑点问题:同年5月,当朱梅写信给开光时,他派他的一位将军王兴於率领5万河西部队追击并击败了我们的叛军领袖杨胜,从而使王兴於领导的叛军得以进入丰州并进一步威胁唐婷。

现在看看张怀深的政治黑点是什么——仔细看,这个记录里还有一个“河西兵”。换句话说,尽管张怀深的军队帮助了唐婷,但他们也加入了叛军来威胁唐婷。虽然军队很强大,但他们没有爱国主义。对唐婷来说,张淮·沈和他在河西的军队是一颗炸弹,可能会使唐婷一直流血不止。

这是唐朝朝廷谋杀张怀深的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动机:既然张怀深的存在已经到了威胁朝廷生存的地步,与其保留这样一颗定时炸弹,不如切断张淮的深层力量,确保朝廷的安全。

既然唐婷杀害张怀深的动机已经摆在我们面前,我们能判定唐婷是杀害张怀深的凶手吗?

唐朝士兵

答案还是:不。

否认唐婷杀害张怀深的关键在于一件事:第二个主要动机是“河西兵”,他们能打得很凶,但却两头倒下,与张淮沈无关。

“河西”地区确实包括初唐叛军统治的地区。例如,在唐睿宗时期,河西是梁、干、瓜、夷、苏、xi和沙的总称。

河西早期覆盖凉州以西地区,其大致位置如图所示。

然而,安史之乱后,由于河西一度被吐蕃占领,河西地区逐渐发生了变化:多直陵、夏、阴、严、宁,实际上位于黄河两条支流交汇的军事城镇,远离凉州以西地区。公元793年,当唐德宗仍然掌权时,这一范围首次被记录在史册上。它离上述光启(885)约一百年,离年中约一百年。公元881年(中和元年),所谓的河西兵自然不是张淮可以在沙洲调动的军队。

在后期,所谓的河西地区主要是关中附近的一个军事城镇,其大致位置如图所示。

推翻这一观点后,第二条线索已经自行瓦解,不再是有效的证据。然而,仅仅依靠唐婷杀了张淮·沈的第一条线索有点牵强。虽然张怀深的起义军与唐婷的矛盾加深了,但是起义军与长安的道路却不那么平坦,当时唐朝的实力正在萎缩,所以唐婷就因为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的矛盾而悍然出兵杀了张淮沈。仔细考虑是不现实的。

此外,记录中没有证据表明唐婷直接派兵或强迫其他军事城镇派兵摧毁叛军。如果不像第二个证据那样对自身安全构成威胁,法庭就不会幼稚地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军事突袭。

线索又断了:来自内部的索逊和来自外部的唐婷都被证明不太可能是张怀深的真正杀手。那么是谁残忍地杀害了张淮·沈的家人,他在我们在沙州的时候已经是叛军的第一任领导人了?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们仍然需要回到我们在开始时展示的两个墓志铭上来寻找答案:

"当母牛被竖起来作孽时,君主就会看到欺骗."

目标

这些照片来自互联网。

我喜欢这篇文章/作者。我很感激这篇文章的结尾,并表示我的支持。

这个账号是网易新闻网易的“各有各的态度”签约账号

☆好文章推荐│

刘坤和祖逖传:他们都是年轻人和老年人

一个短命的女人被埋在李世民的坟墓里。

这是一个关于“美国工厂”的剧透。看不看

你知道什么新故事吗?当你知道的时候告诉我

最新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瓦亭白钥资讯立场无关。瓦亭白钥资讯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瓦亭白钥资讯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